1. 思與文-中國現代思想文化研究所

      【書訊】走向思想深處——《楊國榮著作集》(增訂版)出版

      發布日期: 2021-08-10   作者:   瀏覽次數: 10

      *轉載自微信公眾號“華東師范大學出版社”,原文網址:https://mp.weixin.qq.com/s/PkyGMQbUxJ3IeUYWcHMprw



      楊國榮,華東師范大學資深教授、人文社會科學學院院長、教育部重點人文研究基地中國現代思想文化研究所所長、校學術委員會副主任。教育部長江學者、國務院學位委員會第五、第六屆哲學學科評議組成員。主要研究領域包括中國哲學、中西比較哲學、倫理學、形而上學等,出版學術著作近20種,多種論著被譯為英文、韓文,在Indian University Press、Brill等出版。主要學術兼職包括國際形而上學學會(ISM)主席、國際哲學學院(IIP)院士、國際中國哲學史學會(ISCP)會長。

      楊國榮著作集”(增訂版)作為楊國榮著作的匯集,比較完整、具體地展現了作者迄今為止的學術歷程。這一歷程大致可以分為兩大段:第一階段20世紀80年代到20世紀末,主要以中國哲學史的研究為主;第二階段是進入21世紀以后,在這一時期,作者更為注重哲學的理論思考。以“史思互動”的觀點來看,前一階段主要關乎“史”,后一階段則首先涉及“思”。當然,“史”和“思”是始終互動的:前一階段也包含了對歷史的理論性思考;同樣,后一階段并非與歷史的關注無涉,兩個階段雖各有側重,但非嚴格分離和對立。



      哲學的視域



      在人與世界的互動中,人總是面臨認識世界與認識人自身的問題。從早期的神話、巫術,到近代以來多樣的知識形態和學科,都以各自的方式努力敞開未知的領域。無論是神話、巫術,抑或科學,都可以視為理解世界的特定進路,它們代表了不同歷史時期人在理解世界方面所作的努力,也展現了人探索世界的不同方式。

      對世界和人自身的理解可以有不同的視域。“視域”既滲入了多樣的觀點,又蘊含了考察問題的不同角度,后者具體表現為經驗與超驗、技與道等分野。以智慧的追尋為指向,哲學的視域首先展現為以道觀之,這一意義上的“觀”,不同于以“技”觀之或以“器”觀之:“器”“技”領域的“觀”,體現的主要是知識的視域。從更內在的層面看,哲學的沉思一方面以世界之“在”與人的存在為對象,從而具有普遍的品格,另一方面又表現為對性與天道的個性化追問。與此相聯系,哲學的視域也包含普遍性與個體性等不同向度。

      德勒茲曾認為“哲學是涉及創造概念(creating concepts)的學科”,黑格爾則將哲學與理念聯系起來,認為哲學家研究的是理念,而不是單純的概念。從現實的形態看,哲學既構造概念并分析概念,也關乎理念。概念可以從不同方面理解:寬泛意義上的概念本身涉及理念,但當概念與理念相對而言時,則概念側重于分,理念更多地指向合。在后一意義上,從概念出發與基于理念,似乎體現了哲學的不同視域。廣而言之,在哲學對世界的把握之后總是可以看到不同的視域,這種視域在將哲學之思引向世界的同時,也使世界呈現多方面的意義。在本體論上,應該承認只有這一個世界,就此而言,也可以說,真實的世界是共同的。然而,世界的意義卻因視域的不同而呈現多樣形態。

      從理解者的相互關聯看,一方面,每一理解主體的生活背景、價值觀念、認知取向都存在差異,與之相聯系的理解視域也非彼此同一,由此生成的意義之域,往往具有不同特點,后者每每使主體擁有“不同的世界”。另一方面,理解的主體又需要基于視域的交融,不斷達到一定層面的共識,以走向“共同的世界”,后者構成了主體之間相互溝通和交流的前提。生成“不同的世界”與走向“共同的世界”,構成了人理解和把握世界的兩個相關方面,而與這一過程相聯系的,則是視域的相分與視域的交融。

      就個體而言,視域既構成了其把握世界的背景,也可能對這一過程帶來某種限制。作為對世界較為一貫、穩定的看法,視域不僅包括認識論意義上對世界的理解,而且也涉及價值觀意義上對待世界的態度。認同某種哲學立場,便容易僅僅從這種立場出發,由此忽略其他可能的理解角度。在這里,關注視域的轉換和擴展,無疑是重要的。單純地基于一定的視域,往往將限定對事物的理解,視域的轉換或視域的擴展,則為克服視域凝固化可能帶來的限定提供了前提。事實上,前文提及的“以道觀之”,便意味著不斷超越視域的單一化和凝固化,通過視域的擴展而走向具體、真實的世界。

      何為哲學?在哲學史的衍化過程中,往往不斷面臨以上問題。哲學不同于其他學科的特點之一在于:它不僅面向世界,而且反思自身,何為哲學的追問,從一個方面體現了哲學對自身的這種反思。近代以來,哲學的衍化似乎呈現專業化的走向,哲學家也漸趨職業化、專家化;20世紀初以后,隨著對形而上學的質疑以及語言學的轉向,以上趨向得到了進一步的發展。與之相聯系的是智慧的退隱和遺忘。這里也可以看到哲學視域的某種變化,當然,這種變化似乎更多地趨向于從智慧走向知識。對哲學本身的進一步反思,無疑需要重新關注哲學作為智慧之思這一內在品格。



      就中國哲學而言,其面臨的境遇又有自身的特點。自中國哲學取得近代形態以后,關于中國哲學的身份認同便成為一個聚訟紛紜的問題。從普遍性、特殊性等不同的視域出發,對中國哲學的理解和定位也往往各異。對中國哲學的真實把握,既需基于中國哲學,也應回到更廣意義上的哲學本身。這里同樣涉及視域的轉換和視域的擴展。哲學既具有共通、普遍的品格,也呈現多樣的、個性化的形態。中國哲學很早就區分了“技”與“道”、“為學”與“為道”,在以上分野中,“技”和“為學”涉及經驗領域的對象,“道”和“為道”則指向性與天道,后者屬于廣義的智慧之域。以性與天道的智慧之域為內容,中國哲學無疑屬于哲學的形態。在此,需要形成認同與承認二重視域。承認意味著對哲學形態個體性、特殊性的肯定,其實質是尊重多樣性。與之相輔相成的是肯定中國哲學作為哲學的特定形態所內含的普遍意義:認同的背后,是對這種普遍理論意義的確認。

      從歷史的層面看,中國哲學在其演進的過程中形成了多樣的論域、多重的問題,具體理解中國哲學,需要進入相關論域,對其中的問題作多方面的考察,本書在一定層面上體現了以上的研究旨趣。從人性,到人格;從認知,到政治;從學派,到人物,等等,這些不同的論域都構成了本書討論的內容。當然,所有這些討論都圍繞著中國哲學自身的問題,其主題沒有離開天道與人道這兩個基本的方面。進而言之,盡管涉及論題具有多樣性,但研究的進路則相對一致,后者具體表現為學無中西、史思統一。學無中西意味著避免囿于某種封閉的學術傳統,從開放的學術立場出發考察中國哲學;史思統一則側重于哲學的歷史與哲學的理論之間的溝通。


      ——摘自《哲學的視域》



      推薦閱讀


      楊國榮著作集”(增訂版)


      當代著名中國哲學家楊國榮著作集最新增訂版,17,第一輯包括《科學的形上之維》《歷史中的哲學》《孟子的哲學思想》《王學通論》等8。


      概述


      楊國榮著作集”(增訂版)作為楊國榮著作的匯集,比較完整、具體地展現了作者迄今為止的學術歷程。這一歷程大致可以分為兩大段:第一階段是80年代到20世紀末,主要以中國哲學史的研究為主;第二階段是進入21世紀以后,在這一時期,作者更為注重哲學的理論思考。以“史思互動”的觀點來看,前一階段主要關乎“史”,后一階段則首先涉及“思”。當然,“史”和“思”是始終互動的:前一階段也包含了對歷史的理論性思考;同樣,后一階段并非與歷史的關注無涉,兩個階段雖各有側重,但非嚴格分離和對立。

      作者早年主要研究王陽明的心學,研究的進路既涉及王陽明心學本身,也關乎其歷史的演化,收入《著作集》的《王學通論——從王陽明到熊十力》可以視為其結果。王陽明的研究結束后,作者對中國近代哲學思想中的實證主義進行了考察,研究結果體現于《著作集》中《實證主義與中國近代哲學》一書。稍后一段時間,作者從儒家的價值體系入手,對從孔子到現代新儒家的儒學演進過程作了整體的考察,《著作集》中的《善的歷程》以及稍后的《孟子的哲學思想》,可以視為這一問題的研究結果。前一書(《善的歷程》)大致延續了王學研究的進路,即主要從歷史的脈絡進行考察,而不是關注某一個特定的人物或特定時期。之后,作者再度轉入王陽明的研究,這次考察的重心是王陽明哲學本身,而非其歷史衍化過程,《著作集》中收入的《心學之思》這一書名也體現這一特點:盡管對象是歷史上的人物,但是對其考察更側重理論的關注。此書之后,作者曾對中國近代的科學主義進行了考察,這一工作可以視為此前對實證主義與中國近代哲學研究的延續,其成果則是收入《著作集》的《科學的形上之維》。

      近代科學主義的考察結束后,作者以“歷史的進路”為主要側重點的研究工作就大致告一段落。此后,其關注點轉向理論性思考。首先考察的是道德哲學或倫理學,這方面的研究結果則體現于《著作集》中《倫理與存在:道德哲學研究》一書。與“倫理與存在”這一書名相應,作者對道德哲學探索的特點在于不是就倫理學而談倫理學,而是在道德形上學的視野下展開思考。但是,與康德哲學的道德形上學不同,作者所理解的道德形上學與人自身的存在具有本體論意義上的相關性:作者試圖回到人的現實存在、現實關系(包括倫理關系)中進行考察,在某種意義上體現了儒家的傳統。比較而言,康德更多是從先驗哲學的前提出發,進行形式層面的闡發。

      在此之后,作者又轉向了更一般意義上的理論性問題,后者體現于對形而上學本身的研究,其結果主要體現于收入《著作集》的《道論》。該書在2005年由人民出版社出版時標題是《存在之維》,從中不難看到對形而上學問題的關注,其副標題則是“后形而上學時代的形上學”,這一副標題有其特定含義:如所周知,實證主義和20世紀初西方分析哲學興起后,形而上學一直被視為沒有意義的理論形態而備受冷落。后來在分析哲學中雖然也呈現形而上學的某種復興,但仍主要停留在語言分析的層面上。他們所指向的并不是語言之外的現實存在,而是在言說“存在”時面臨的各種問題,總體上沒有超出言說過程本身。后來哈貝馬斯提出“后形而上學思維”,其前提是將現在的時代視為“后形而上學時代”。作者的“后形而上學時代的形上學”則反其道而行之,認為形而上學是不可能終結的,在所謂的“后形而上學時代”,作者們依然離不開形而上學。在作者看來,重要的并不是要不要形而上學,而是如何理解形而上學。作者在書中對不同時代的形而上學作了區分,首先是抽象形態的形而上學和具體形態的形而上學。抽象的形而上學,主要表現為從古希臘和中國先秦時代以來對存在的各種思辨性考察,其特點是在人自身存在之外觀照世界,離“器”言“道”,離開“過程”談“存在”,這樣的形而上學確實是需要超越的。從近代哲學來看,不僅分析哲學對這種傳統的形而上學進行了批評,而且海德格爾等人也從不同角度對其加以抨擊。同樣,作者對形而上學的研究也意味著與傳統形而上學保持距離。大致而言,在這一方面,作者著重作了二重超越:一方面,聯系“人自身存在”考察世界、從“過程”中思考“存在”、即“器”言“道”,由此走出傳統形而上學;另一方面,超越實證主義對形而上學的全面否定,亦即揚棄離“道”而言“器”。作者的《道論》一書主要便體現了以上進路,書中所闡述的形而上學與西方傳統形而上學不同,主要抓住一些核心問題,包括如何理解存在、如何考察世界這些基本問題,并聯系人自身的存在去理解人生存于其間的世界。

      當然,作者對道論、對道德哲學的理論性思考,始終沒有脫離歷史的視野。事實上,對每一個問題的考察,作者都試圖以中國哲學史、西方哲學史的演進為背景。同時,在研究對象方面,也沒有脫離歷史的視野。在形而上學的研究告一段落后,作者的研究重心開始轉入道家哲學,主要是以莊子為中心。之所以選擇莊子,有多方面的原因,包括作者早期對歷史的關注主要集中在儒家和近現代哲學,對道家這一本土哲學的重要系統缺乏具體的考察。同時,研究道家和莊子也可以看作是“史思互動”的進一步深入。收入《著作集》中的《莊子的思想世界》,大致體現了這方面的研究成果。

      在此之后,作者的研究轉向了“意義世界”?!耙饬x”是20世紀以來不同哲學思潮共同關注的問題,然而,在如何理解“意義”方面則有不同進路。作者對“意義”的討論不限于抽象的語義或其他思辨層面,而是從“意義世界”這一角度入手,這種考察同時結合了中國哲學“成己”和“成物”的傳統。如所周知,分析哲學對“意義”的考察主要囿于語義層面,其側重之點是“語言的意義”。他們關注的是人們在談論對象和存在時的語義,包括可能出現的言語錯誤,由此,甚至將哲學理解為一種語言的“治療”工作。在這方面,分析哲學同樣沒有越出語言的界域?,F象學則由注重意義的內在賦予(意識賦予)而引向生存意義(海德格爾)的關切,這種生存意義又主要與精神層面的體驗(煩、畏等)相聯系。與之不同,作者認為,“意義”離不開人的存在,而人的存在歸根到底展開于“成己與成物”的現實過程,對“意義”的把握需要回到人成就自己和成就世界的過程,事實上,“意義”本身最終也來源于“成己與成物”:離開了這一過程,便不存在“意義”的問題。對意義世界的以上考察,集中體現于《著作集》中《成己與成物——意義世界的生成》一書。

      成己與成物”同時包含行動和實踐的指向,作者后來轉向人的行動和實踐的考察,也與之相關,后一方面的研究,大致接續了作者之前基于“成己與成物”對意義世界生成的思考。作者對“意義世界”的討論同時是對當代哲學的回應,同樣,對行動的考察,也與當代哲學具有相關性:事實上,對行動的考察,便構成了分析哲學的重要方面。當然,如何理解人的活動,也有不同的進路。分析哲學的討論沒有離開語言之域;作者則更側重于回到人的現實活動過程中去理解行動,并將行動的考察與“實踐智慧”聯系起來。對人的行動和實踐智慧的系統研究,主要展開于《著作集》中的《人類行動與實踐智慧》一書。

      以史與思的互動、中國哲學與西方哲學的交融為進路,除了以上比較系統的專題性研究之外,作者而從不同角度、層面對相關問題作了考察,這些考察首先以學術論文的形式呈現,爾后又匯結為多種文集,收入《著作集》中的《歷史中的哲學》《再思儒學》《認識與價值》《哲學的視域》《政治、倫理及其他》《哲學:思向何方》諸書,可以視為其多方面的體現??傮w上,在《楊國榮著作集》中,專題著作與論文集彼此交錯,從不同的角度展現了作者的學術進路。



      歷史中的哲學

      楊國榮 著

      978-7-5760-1249-1

      89.80


      作為歷史中的哲學沉思,以往出現的各種學說、體系,同時表現為一定歷史時期的哲學理論或學說。也就是說,它們首先是哲學,而后才是哲學史。就中國哲學而言,對性與天道、成己與成物的無窮追問,賦予其以不同于具體知識領域的內涵,當它成為歷史考察的對象時,則又開始獲得了哲學史的形式。在哲學與哲學史的以上演變與互動中,歷史上的哲學系統本身也呈現了哲學與哲學史的雙重身份,并取得了歷史中的哲學這一具體形態。



      孟子的哲學思想

      楊國榮 著

      978-7-5760-1248-4

      79.80


      孟子的歷史影響首先與儒學聯系在一起。在上承孔子思想的同時,孟子又從不同方面對其加以引申和發揮,并使之進一步系統化。正是在孟子那里,以善的追求為軸心,強調人文價值,崇尚道德自由,注重群體認同,突出理性本質,要求人格完善等儒學思想取得了更為完備的形式,并趨于成熟。當然,較之孔子,孟子更多地向人們展現了一種內圣之境,而儒學的內圣走向,也由此獲得了其歷史的源頭。



      認識與價值

      楊國榮 著

      978-7-5760-1247-7

      89.80


      人的存在過程無法回避認識與價值的問題。這里所說的認識既以敞開世界為指向,也包括對人自身的理解,價值則首先涉及世界對于人的意義。一方面,廣義的認識不僅以認知為內容,而且也關乎評價,后者與價值具有切近的聯系。另一方面,價值向認識過程的滲入,則使認識一開始便不僅僅涉及本然的對象,而是與人自身的存在息息相關。在認識世界與認識人自身的過程中,世界之在與人的存在、知識與價值難以彼此分離。



      實證主義與中國近代哲學

      楊國榮 著

      978-7-5760-1271-2

      79.80


      實證主義興起于19世紀中葉的西方,自19世紀后期開始,隨著西學的東漸,實證主義亦被系統地引入中國,并逐漸與中國傳統哲學沖撞交融,成為近代中國引人矚目的哲學流派。作為一種哲學思潮,中西實證論無疑存在一系列共同特征并有其相近的哲學史意義。然而,中國近代所處的歷史背景以及哲學、文化傳統與西方近代又有著重要的差異,它使實證論思潮在東漸之后,不能不發生某種折變,對思想與社會的衍化,也相應地形成不同的歷史影響。



      王學通論

      楊國榮 著

      978-7-5760-1270-5

      79.80


      在中國哲學史上,王學曾留下難以抹去的歷史軌跡。具體而言,從認識發展的邏輯行程來看,王學究竟提供了哪些環節?它何以能取代正統理學(程朱理學)而蔚為一代思潮?為何在王陽明以后,王學又展開為一個“一本而萬殊”的演進過程?它何以在清代一度沉寂以后,又能再度復興于近代?對王學的歷史回溯,一再地指向上述問題,本書也以此為考察的對象。



      再思儒學

      楊國榮 著

      978-7-5760-1246-0

      89.80


      儒學究竟是什么?應該如何把握儒學?今天這依然是一個需要進一步思考的論題。儒學既有其相對確定的內容,又在歷史過程中經歷了變遷、衍化的過程,從而不同于凝固、封閉的體系。儒學的這種開放性,也使之在今天面臨如何進一步發展的問題。對儒學內涵的以上把握涉及情感認同和理性認知的合理定位,并在更廣的視域中指向現實存在的規范和意義世界的重建。



      哲學的視域

      楊國榮 著

      978-7-5760-1269-9

      89.80


      對世界和人自身的理解可以有不同的視域?!耙曈颉奔葷B入了多樣的觀點,又蘊含了考察問題的不同角度,后者具體表現為經驗與超驗、技與道等分野。以智慧的追尋為指向,哲學的沉思一方面以世界之“在”與人的存在為對象,從而具有普遍的品格,另一方面又表現為對性與天道的個性化追問。作為對世界較為一貫、穩定的看法,視域不僅包括認識論意義上對世界的理解,而且也涉及價值觀意義上對待世界的態度。



      科學的形上之維——

      中國近代科學主義的形成與衍化

      楊國榮 著

      978-7-5760-1250-7

      79.80


      科學主義可以看作是哲學觀念、價值原則、文化立場的統一。在哲學的層面,科學主義以形上化的世界圖景和實證論為其核心;在價值觀上,科學主義由強調科學的內在價值而導向片面的人類中心論(天人關系)與技治主義(社會領域);在文化立場方面,科學主義以科學化為知識領域的理想目標。在中西文化交匯的歷史過程中,科學主義同樣構成了中國近代一種引人注目的思想景觀,后者包含多重歷史意蘊。




      张柏芝艳照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