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思與文-中國現代思想文化研究所

      【論文】胡曉明:唐詩與魅的世界

      發布日期: 2021-04-05   作者: 胡曉明   瀏覽次數: 10

      論文題目:唐詩與魅的世界

      作者:胡曉明(華東師范大學)

      本文原載《云南大學學報(社會科學版)》2018年第17期,轉自中國知網

      摘要:在“世界的祛魅”中,如何返回魅的世界,是現代哲學思考的重要問題,同時也應該從中國傳統的思想中汲取智慧。唐詩作為中國古代詩歌的典范,具有豐富的詩歌智慧與美感經驗,可以為我們重新激活,使現代人有所受用。

      關鍵詞:唐詩 魅的世界 詩歌智慧 活古化今


      引言

      三十年前我在《文學遺產》發過一篇頭條,叫《傳統詩歌與農業社會》。[1]我認為我們的傳統詩歌是和我們現在生活的社會很不一樣的社會、很不一樣的世界,我們很多的詩歌美的問題都應該從這樣一個角度去認識。我現在研究的課題是中國美感,我認為美感在傳統中國被理解為價值取向、思維方式還有生活智慧這一系列所開出來的一種美好的生活體驗。以往的研究太西方化,我們知道西方研究美有三大部分,一是研究美的本質,把美當作一種形而上的真理研究,因為西方研究的一個特點就是求真理;二是研究美的藝術,大量的繪畫、音樂,從藝術方面研究;三是研究美感,但是西方研究美感是形式的美感,如康德所說的純粹美感,所以和我們講的中國美感是不一樣的。我認為我們的研究過于西化,把它切割、把它孤立,有一種形而上和知識化的弊病。我力圖從人物、意象、物候、器物、飲食五個方面,以及詩論、畫論、文論,當然還結合諸子、經史和歷代詩文作品來探索中國古人在整體的生活美學方面,比如修行意境、生命召喚、風土體驗、時間醒悟、物候感應、器物品賞、人文風流、飲食體味等等方面,來體現極為豐富的美感經驗、審美經驗和智慧,尤其其中一大部分是當代社會丟失的體驗。比方說唐詩里表現的古人和山川日月、草木蟲魚的交往經驗,傷春悲秋,微物關情,小小的一個聲音在空山里的感應,一片飛花減卻春,詩人如何從大自然中汲取生機,以及樂天愛物、同情共感、宇宙意識等等,這樣一種思維方式和生命的激情。比方說宋代的詩人在人文創造活動中,精細地去體會那種生命韻味、他的理想、他的情懷。這些東西就是我們說的美感經驗,我們已經丟失了其中很大的一部分。

      為什么我們現代人讀古書讀不進去,很難在一個氣場、頻道上感應古人的所思所想?我有一個比方:我們現在的電腦如果沒有安裝一個軟件系統,就不能寫字,也一個字都讀不出來,word軟件、瀏覽器如果一個都沒有的話,一個東西都看不了。我們的大腦相當于早在“五四”的那個時候,就已經把整個系統換掉了,換成另一套軟件系統,這樣怎么讀懂古人呢?你的軟件與古人不一樣,怎么能夠理解他呢?我們從五四新文化運動后被現代思維漸漸“洗腦”了,我們被拆除了大腦中原有的這一部分相關的感知系統、思維方式、抒情特點、生命意境。所以我們今天就是要重建一套系統,我們要重新把這些經驗的東西上升為一種現代的論述,從生活方式這個角度重新去激活古代文明的美,使現代人有所受用,這個新的思路,叫“活古化今”,就是讓古代的思想智慧激活,在今天活起來,讓我們今天的許多問題通過古人的思想加以融化、消化、轉化。今天也是一個最好的機遇來講中國的經驗、中國的智慧、中國的美感。我們知道,從“五四”這一百多年來我們學習西方的文化,是應該的,有的還是要學習的,特別在科學技術、政治民主、自由思想、獨立人格等方面都要學習。但是現在不能老是處在一個學習的階段,我們要重新認識中西方的文化,要有一種平起平坐的意識,不能永遠當西方文化的小學生,跟在他們背后。傳統與現代是相互平等的,這是我的一個觀點,因為所有的傳統都是有根源的,之所以成為傳統就是有生命力可以傳承下去的,不然它就不叫傳統。正如可以將現代的概念視為傳統延續一樣,我們也要把傳統看作是現代性概念的一個部分來理解。我接下來講三個部分。第一部分是魅的世界與現代生態文明與現代哲學,然后是中國儒道思想對于魅的世界的表述,最后是唐詩與魅的世界解讀。


      一、魅的世界與現代生態文明與現代哲學

      現代社會學家有一個重要的概念叫“祛魅”(Disenchantment),源于馬克斯·韋伯所說的“世界的祛魅”,[2]就是說由于科技的進步和生活理想的衰落,我們的世界已經失去了原先令人沉醉其中的詩意魅力了,林毓生先生譯為“世界不再令人著迷”。也就是說,整個世界的一個現代化特征就叫祛魅,因為科技化、理性化、科層化、功利化、城市化、格套化、形式化、規訓化等等。

      我們現在的世界就是一個祛魅的世界、失魅的世界。現代社會有這樣一些特征:環境的破壞、大自然的報復;人與自然的疏離;人的原子化、孤立化與單面化,人與人之間沒有很親近的關系,只是一種工作的關系或者一種功利的關系;人心的麻木,人心的沙漠化,甚至恐怖化;一切向錢看,功利至上,科技決定一切。這都是失魅的世界。

      那么,什么是魅的世界?魅的世界包括很多方面,但首先是生態文明。生態文明也包括很多方面,第一是生態意識,第二是生態行為,第三是生態制度。我們政府最焦慮的一件事情,習總書記一直在講的一件事情,就是生態。生態問題是中國最焦慮的問題,政府在大力倡導綠色發展戰略。生態文明所有的方方面面,生態的行為、生態的制度、生態的產業、生態的規劃等等,最重要的是生態的意識。

      生態意識從哪來?首先,我們的中國古典文明當中關于生態意識方面就有重要的思想,因而一些做中國美學的學者,開始轉過來做生態美學。中國的生態美學有很多的東西。海德格爾曾經講過詩意的棲居,是西方現代存在主義哲學非常重要的思想,人不能變成一個單向度的、一個完全生活在功利社會里面的人,而是應該有“天地人神”。這個“天地人神”的思想,真的是和中國古老的思想聯系在一起的,海德格爾和老子、莊子之間有文獻與思想方面的一些重要聯系。又比如哈貝馬斯,他認為人與世界、人與外界并不是簡單的主客對立關系。我們一定要把它們變成對列的關系,才好進行計劃規劃,進而征服這個世界。哈貝馬斯提出“主體間性”,主體與主體之間,主體與客體之間其實是平等的而且相互轉化。他最大的思想就是反對對生活世界的殖民化,而現在我們看到很大的一個問題就是我們無論是在社會生活,還是家庭生活,我們都能發現生活世界的殖民化太厲害了。我們的家庭生活必須要朝九晚五,我們現在堵車為什么堵得那么厲害,大數據顯示現在堵車的罪魁禍首就是大家要在同一個時刻上班,這是生活世界的殖民化,為什么不可以把它錯開來,為什么不可以不要那么整齊地上班呢?

      生態意識首先要有一個生態史觀,生態史觀就是認為人類的發展有三個階段。第一,黃色的階段,就是農業文化,農業文化對大自然有破壞,但是沒有那么嚴重,因為它的破壞,時間尺度是用幾十年、幾百年來衡量的,比如黃河的植被破壞、黃河的斷流。第二,工業文明,我們叫作黑色時期,那是幾個月、幾天就能把天空變成黑色的天空,幾天就可以把一個城市變成不宜居的城市。第三個階段就是今天所說的綠色文明。所以生態意識不是一個部分的和解調整,不是一個權宜之計,而是整個人類文明的一個大的變革、大的格局的變化,西方更劇烈一點,而中國不論是農業文化也好,整個哲學思想也好,它不像西方一樣。西方思想的兩大前提,一個是一維性,就是西方整個思想,沒有哪個哲學家這樣去設定,但是整個思想的程序就設定好了,好像冥冥當中有只手拉著他們,世界只能進步,只能往前走,不能往回走,不能停下來,這就是一維性的。所以如果你要生存、要發展必須要趕上世界的發展,你必須要征服它,而且是簡單直線形的進步。最典型的一個文學上的例子就是歌德和他的《浮士德》。在這個永遠的進程中不能停下來,停下來就是死亡。這個特質帶來整個西方文化的崇尚競爭、崇尚創造,甚至是為新而新,為創造而創造,虛無的創造。現代人的欲望其實就是這樣制造出來的。不斷有人去制造不同的花樣、不同的思潮,包括西方的文藝、美學、西方的整個產業都是一整套一維性的思維。而中國不是的,中國是循環再生、往復循環、存有連續、天人合一的思想。西方思想的另一個前提,是原子化。好多西方的朋友都覺得在中國養老比較好,他說你要是把孩子送到西方去,再也別想他們有孝心了。西方人每個人都是一個原子,獨立的。所以不要把孩子送到西方去,或者學業成了就讓他回來,還是讓他們多學中國的文化,多讀中國的經典,讓他們成為一個有孝心、有愛心、懂得感恩,能夠回報父母的人。

      生態意識除了生態史觀之外,還有權利,自然與動物的權利,一棵樹有一棵樹的權利,一根草有一根草的權利,一朵花有一朵花的權利。中國古人在先秦時代,在周朝的時候就有專門管山丘的官叫山虞,專門管森林的官叫林衡,講“斧斤以時”,不能隨時去砍伐。習總書記有一句話,“人與自然是一種共生關系”,山水林田湖草是一個生命共同體。


      二、中國儒道思想與“魅”

      中國儒家講“天人合一”“仁者愛及萬物”“生生”。第一個“生”是動詞,第二個“生”是名詞,讓每一個生命生存、發展、生生不息,這是《周易》當中的思想。還有“祭祀山川”。我們以前認為祭祀河神、山神、土地神那是迷信,其實這是中國古人對大自然的敬畏。祭祀山川的思想不是一下子冒出來的,而是在幾百年的歷史當中產生出來的。我們想象一下,當我們的祖先在和大自然相處的時候,他們會覺得那一個地方、那一片山水讓他們感覺非常舒服,而另一些地方很難受。如果他覺得這個地方水土非常好,空氣濕潤,氣候也好,慢慢地他就會對這個地方產生一種感情,他就會覺得這個大自然背后有一個秩序,這個秩序把一切都調整得很好,所以才會去祭祀一下。這個思想就來了,這其實是感恩酬報的思想。楊聯陞先生曾專門講過這個問題。[3

      我們接下來講一下老子的道。《老子·第二十五章》:“(道)為天下母。”道是萬事萬物的母親,我們在母親的懷抱里,母親從來不會要求我們回報。“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萬物。”(《老子·第四十二章》)河上公注:道剛開始所生的是一,混沌的。然后分出陰陽來,對裂化,任何一個事物必須經歷這樣一個階段,對裂化,但是必須要回到三,三是讓對裂的、分開的回到一起,陰陽生和、清、濁三氣,分為天地人。三生萬物,河上公注說天地人共生萬物。[4](P169)共生的思想是從這來的。習總書記說的“人與自然是一種共生關系”,是有經典的、有根據的,我們生活的智慧是這樣來的。所以,道使萬物共同生成、發展、平等、和諧。道是一個善,中國道家沒有說道是一個善,但它其實就是一個善,萬物運作,各歸其根。很多人把老子的道理解為自然界本身,其實不是的,道不是自然界,也不是原始社會,很多人說老子要回到原始社會、沒有開化的社會,不是的,這是對老子的道的誤解。道也不是一種物物相食的自然,我們知道那充滿了殘酷的血腥,老子的道講的是一種和諧。老子的道不是反文明的自然,也不是無所事事的自然,老子講“生而

      有,為而不恃”(《老子·第十章》),他講了“為”,主要是不要把它固定住,把它霸占起來。那么老子講的“道法自然”的“自然”是什么?其實是本來如此、通常如此、自然而然,[5]用簡單的話說就是“萬物本然”。老子的“道法自然”是文明的最高原則和價值,自己如此、自然而然,非創生、非設計、非操控、非驅迫,是尊重生命的本身內在的力量與美好。[5]每個生命都有本然,要高度尊重每個生命的美好。老子是尊重每一個生命整體的,“高者抑之,下者舉之”“天之道,損有余而補不足”(《老子·第七十七章》)。比如在過斑馬線的時候車要讓人,這和老子的思想有關系。美國的交通規則背后有一個很重要的東西叫“路權”,就是說小車一定要讓大客車,人少的車一定要讓人多的車,越占交通優勢就越要讓交通劣勢的車。比方說汽車要讓摩托車,摩托車要讓自行車。這個路權的觀念就是我比你有優勢,所以要讓渡一部分權力給你。“高者抑之”,你有優勢就下來一點;“下者舉之”,沒有優勢就給你一點優先權,所以車要讓人。這是一種讓渡的觀念,路權人人平等,但是它有著這種補償觀念在里面。這個觀念和中國的老子思想是相通的。

      我們總結一下,道是生生,道無私無欲、清靜無為,道使萬物共同生存發展、平等、和諧,道是一個善。當然,道以陰性為主,比如說《老子》也是婦女兒童哲學,特別尊重婦女兒童,西方有專門的婦女兒童哲學,把婦女兒童崇拜得不得了。道通過母性,通過柔弱、寧靜、甘居卑下發生作用。道賦予萬物以德,亦即本性,使萬物本性平等,有價值和尊嚴,道通過萬物自化而發生作用,萬物是生而自由的。西方著名的思想家馬斯洛,他的人性觀特別崇拜老子。西方有很多思想家和老子有關聯,馬斯洛是典型的一個。他其中的一系列“道家式”,我們叫“道家”。“道家式”的原始,就是簡單的生活,我們看到西方的一些朋友跑到大自然中去,或者裝修的房子沒有油漆,都是磚頭。“道家式”的傾聽,比如老師和學生之間的關系,要多互相傾聽。還有“道家式”的朋友、“道家式”的教授。還有“道家式”的情人,就是對于對象基于愛與尊重的不干涉、不控制、不操縱、不改造以及注視、聆聽和默想。馬斯洛開創了一系列“道家式”的東西,他特別崇尚道家思想。[6


      三、中國詩歌智慧與“魅”

      維柯講詩性智慧,簡單來說,就是認為人類在童年時代所開發的詩性智慧和后來的抽象智慧是平起平坐的,但是我們認為兒童的思維不對,缺少計劃的修整,所以詩性智慧后來就喪失了,十分可惜。[7]中國的詩性智慧、詩歌智慧包括很多內容,這里只簡單講一下“返魅”。

      什么叫“返魅”。白居易有一首詩:

      每逢人靜慵多歇,不計程行困即眠。上得籃輿未能去,春風敷水店門前。——

      白居易《華州西》

      白居易做官的時候要去各處出差考察,有一年他在華州的一家飯店,起身離去的片刻,忽然又不走了。“每逢人靜慵多歇”,因為公務繁忙辛苦勞累,一安靜下來就想睡覺,“不計程行困即眠”,隨時都想休息;然而,“上得籃輿未能去”,籃輿就是古人乘的轎子,當他坐上轎子的時候突然叫那個轎夫停下來別走,為什么不走呢?因為“春風敷水店門前”,店門前那一幅春水蕩漾啊!詩人深深感動了:讓我再看一看,讓我再欣賞一下吧!這時,所有的旅途困倦和官場煩惱一下子干干凈凈,都沒有了,回到一個魅的世界,詩意的世界,這就稱為“返魅”。唐人當然有很多苦難的生活,但是詩人有一個好處就是只要有詩就能返魅,他們仿佛有時空隧道,瞬間就能回到魅的世界。白居易就是如此。再來看一下閨婦之愁:

      閨中少婦不知愁,春日凝妝上翠樓。忽見陌頭楊柳色,悔教夫婿覓封侯。

      ——王昌齡《閨怨》

      這是一首很有名的代言體閨怨詩。王昌齡寫這首詩一方面是為閨中女子講述她們的苦悶,另一方面也是講他自己,通過男女角色的互換來表達對功名利祿的無奈。大自然的感召,一片青青翠翠的綠色,喚醒生命中原初的本心,人生苦短,為何要留戀功名,回到魅的世界吧。突然某個瞬間,唐詩當中的興感常常是抓住人生中的一個瞬間來寫。俞曲園的《湖樓筆談》中說:“‘閨中少婦不知愁’云云,以見春色之感人者深也。李太白詩‘床前明月光’云云,以見月色之感人者深也。蓋欲言其感人之深,以無情言情則情出,以無意寫意則意真。知此者可以言詩矣。”以無情寫情,以無意寫意,這是詩之所以為詩的本質。當然我們一般人講無情無意是講柳色、春風、山水,但其實還有一個很大的意思在背后,是指那個功利的世界、無奈的世界、失魅的世界,以此反襯一個魅的世界。唐詩正是將失魅的世界返魅而成為有情的生命,以召喚人心,回到生命的本真。

      唐詩是未祛魅的世界,因為它充滿了人類的童真,我們可以從衣、食、住、行來舉些例子。

      衣。施肩吾這首詩多好:

      卿卿買得越人絲,貪弄金梭懶畫眉。女伴能來看新聶,鴛鴦正欲上花枝。

      ——施肩吾《江南織綾詞》

      做衣服的時候與鴛鴦正好上花枝的那個瞬間聯系起來,這衣服活了,這衣服就是生命的一部分。西方的衣服是衣服,身體是身體,是原子化的,而中國文化是有連續性的,物和人有時候是分不開的,物當中有人,人當中有物,存有連續,主觀和客觀分不開,就像是兒童思維,沒有什么主觀與客觀、物與我。衣服特別美,因為它很活。

      云想衣裳花想容,春風拂檻露華濃。若非群玉山頭見,會向瑤臺月下逢。

      ——李白《清平調·其一》

      穿這種衣服的人真是仙子,跟云在一起,跟花在一起,甚至云嫉妒她,花也嫉妒她,走過的地方一片春風拂檻令人迷醉。

      內官傳詔問戎機,載筆金鑾夜始歸。萬戶千門皆寂寂,月中清露點朝衣。

      ——李德裕《長安秋夜》

      李德裕,唐代軍機大臣。“內官傳詔問戎機”,通宵達旦寫方案寫到很晚,第二天早上才回去,“載筆金鑾夜始歸”。他回來的感覺多好,“萬戶千門皆寂寂”,一個人走在大街上,“月中清露點朝衣”,天上的清露滴下來點在他的朝衣上,這個畫面想想真美,朝廷重臣的自豪,責任擔當的尊重,在天地間舍我其誰的感覺。那是一種大丈夫的驕傲,在天地中頂天立地又獨來獨往的高貴感。

      昨夜裙帶解,今朝蟢子飛。鉛華不可棄,莫是藁砧歸。

      ——權德輿《玉臺體》

      蟢子是一種會飛的蜘蛛,腿很長,因為古人認為蜘蛛可以在墻上擺一個卦,卦象擺完了就要回來了,所以他說“鉛華不可棄,莫是藁砧歸”。“藁砧”是丈夫,因為藁砧是鍘草的墊子,鍘刀叫鈇,丈夫諧音“鈇”,所以藁砧可以代稱丈夫。這是古人對于衣服的體會,充滿兒童式的情趣!

      現在我們講“食”。

      綠蟻新醅酒,紅泥小火爐。晚來天欲雪,能飲一杯無?

      ——白居易《問劉十九》

      古人的酒最美的并不是酒本身,而是喝酒的時間點,比如下雪的時候,紅泥小火爐點上,叫上朋友來喝一杯,那個心情,就特別香。古人特別講究人與自然交流的微妙時刻,這首詩歌所寫的就變成中國詩人喝酒的一個經典時刻。

      風吹柳花滿店香,吳姬壓酒喚客嘗。金陵子弟來相送,欲行不行各盡觴。請君試問東流水,別意與之誰短長?

      ——李白《金陵酒肆留別》

      暮春的柳花在店里飛來飛去,漂亮的江南美女在勸酒,歡欣喜氣地走來走去。我們分不清究竟是春天里的柳花在風中穿行,還是江南女子穿行而引起風花搖漾,整個氣場就是令人酣醉的。

      新豐美酒斗十千,咸陽游俠多少年。相逢意氣為君飲,系馬高樓垂柳邊。

      ——王維《少年行·其一》

      新豐美酒斗十千”,很名貴的酒,王維年輕的時候是很豪爽的一個人,兩個人聊天相投,就下馬喝酒,就很暢快相約,就把馬往柳樹上一栓。這個動作多瀟灑,中國詩歌自從王維“系馬高樓垂柳邊”之后,再也沒有這個瀟灑的動作了。馬被人拿走也沒有關系,就喝酒去了,這就是古人生活的情趣。

      西塞山前白鷺飛,桃花流水鱖魚肥。青箬笠,綠蓑衣,斜風細雨不須歸。

      ——張志和《漁歌子》

      畫面很美,吃鱖魚時就會想到那種“青箬笠,綠蓑衣,斜風細雨不須歸”的美。

      還有“住”。我們看古人怎么寫他的居住:

      門外水流何處,天邊樹繞誰家。山色東西多少?朝朝幾度云遮?

      ——皇甫冉《問李二司直所居云山》

      這首詩寫他自己的生活,寫他家旁邊的風景環境。“山色東西多少”,東邊多少西邊多少不清楚,因為每天都有云遮來遮去,好有靈氣的云,它們來向我們問候。這首詩充滿了小孩子的好奇心,充滿探究和對周邊環境的喜愛才會這樣問。

      云里帝城雙鳳闕,雨中春樹萬人家。

      ——王維《奉和圣制從蓬萊向興慶閣道中留春雨中春望之作應制》

      王維寫城市的美不是寫高樓大廈,而是“雨中春樹萬人家”,它跟大自然融合在一起,每一個建筑都有樹叢掩映著、包圍著。

      洱西西望無纖云,水自潺潺草自新。如此海天如此地,不知何處著塵氛。

      這首“唐詩”是我寫的。我去大理特別感動,云南的天空一絲云都沒有,我就仿照唐詩寫了這首。“唐詩”并不一定是唐人寫的,現代人也可以寫唐詩。用錢鍾書先生的話來說,唐宋詩之分,乃風格性相之分,非時代先后之異。[8](P2)如果你的風格像唐人那么就是唐詩,我這首寫得比較像,當中充滿了一種時代的關懷,北京的天空哪有這么好?

      再來看看“行”。

      我寄愁心與明月,隨風直到夜郎西。

      ——李白《聞王昌齡左遷龍標遙有此寄》

      任何一個地方古人都能看到的東西就是天上的月亮,所以可以把愁心寄給它,想念時時刻刻都跟著你。古人的思維方式和視聽感官,與現代人就是不一樣,現代人哪有把愁心寄給月亮讓它看一看的。

      好是春風湖上亭,柳條藤蔓系離情。黃鶯久住渾相識,欲別頻啼四五聲。

      ——戎昱《移家別湖上亭》

      古人離別的時候,不止親人要相送,一草一木總關情,還有與黃鶯相處長了,你要走了它也要叫幾聲送你。萬物有情,微物關情,現代人怎么會想到黃鶯會送你呢?

      窗前百囀盡聲聲,常憶清晨魂夢輕。山鳥不知人已去,殷勤喚我碧溪行。

      這首“唐詩”也是我寫的。受到唐人的影響,我寫這首詩很有感情。暑假的時候我在貴陽孔學堂,一個風景很美的地方,住了半個月,每天此起彼伏的鳥聲,我都聽出來那個鳥聲通知我:今天會出太陽或者會下雨。那一天我要走了,那個鳥聲還在叫,那些鳥不知道我已經走了,還在那里喚我起來。

      一路青山與翠溪,清風明月鷓鴣啼。親心總與月光在,到處隨兒兒不知。

      這也是我寫的。我有一個小序:“余自申城往大理,轉昆明,赴貴陽,大年三十晨抵家,探望父母大人。甫入門,九十老父問:‘天下子思父母心切耶?抑或父母思子更切耶?’余莫能答,有詩記曰”云云,我就寫了這首,九十老父盼望我歸來。

      中國人的自然觀,“一草一木棲神靈”(唐·沈期《范山人畫山水歌》),一草一木都有生氣,中國的畫論、山水論都講到人與自然之間深切的纏綿的感情,有相通的價值,相通的赤子之心。這也就是中國的詩歌智慧。再講一個例子,我特別喜歡的一首詩,孟浩然的《夏日南亭懷辛大》,我們看看唐代人的思維、唐代人的感官,如此靈敏:

      山光忽西落,池月漸東上。散發乘夜涼,開軒臥閑敞。荷風送香氣,竹露滴清響。欲取鳴琴彈,恨無知音賞。感此懷故人,中宵勞夢想。

      ——孟浩然《夏日南亭懷辛大》

      我們城市中的人真的無人感受與關心太陽什么時候落下,月亮什么時候升起來。詩中的月亮是從池水上一點一點升起來的,真是太美好了,全幅是大自然陰陽的協調。“散發乘夜涼,開軒臥閑敞”。古人是束發的,如果在一個身體非常放松的地方,古人就會把頭發散下來。而“軒”就是一個可以打開窗子的亭子,躺在那里閑臥,那種空間的美,通透感,人在大自然中很放松,講的是身體的感受。第五、六句進而寫嗅覺和聽覺,“荷風送香氣,竹露滴清響”。那么,誰聞到過荷風的香氣,只有唐人如此敏銳地領略過。誰又能告訴我他能聽到露水從竹子上滴下來的細微的聲響?古人真的能感受到。我們相信孟浩然有非常靈敏的聽覺,或者古人的聽覺和我們的不一樣,感受到那么一個寧靜的夏天的晚上竹露滴下來的聲響,這是身體的感受。接下來更是靈魂的感受,“欲取鳴琴彈,恨無知音賞。感此懷故人,中宵勞夢想”。他在半夜還不能釋懷,或者,還深深陶醉在魅之中,還在想他的朋友,這樣的風景希望能夠和朋友分享,能夠讓他聽聽我彈的琴。所以我們說古人的那套軟件系統,好像有我們不一樣的聽覺、視覺,甚至有不一樣的靈魂的感覺。唐人這種魅的世界,創造了一種人與自然之間生命的深情共鳴。錢穆先生寫過一篇文章,叫《中國文化對人類未來可有的貢獻》,當中說道:“中國人是把‘天’與‘人’和合起來看。中國人認為天命就表露在人生上,離開人生也就無從來講天命。離開天命也就無從來講人生。所以中國古人認為‘人生’與‘天命’最高貴最偉大處,便在能把他們兩者和合為一。”[9](P360)每一個字我們都能懂,但是要真正理解,需要我們走進中國古典文化深處。


      參考文獻:

      1]胡曉明.傳統詩歌與農業社會[J].文學遺產,19872).

      2][德]馬克斯·韋伯.學術與政治[M].北京:三聯書店,1998

      3]楊聯陞.中國文化中的報、保、包之意義[M].北京:中華書局,2014

      4]老子.道德經·河上公章句[M].北京:中華書局,1993

      5]劉笑敢.老子古今[M].北京:中國社會科學出版社,2006

      6][美]馬斯洛.人性能達的境界[M].林方,譯.昆明:云南人民出版社,1987

      7][意]維柯.新科學[M].朱光潛,譯.北京:人民文學出版社,1986

      8]錢鍾書.談藝錄(補訂本)[M].北京:中華書局,1984

      9]錢穆.世界局勢與中國文化[M].北京:九州出版社,2011


      本文編輯:陳懿



      张柏芝艳照门,g0go日本大胆欧美人术艺术,香港三香港日本三级在线理论,欧美性色黄大片 网站地图